蜜蜂蜇我丢了命(王中原)

                      摘要:“蜜蜂蜇我丢了命。”有人说是兼语句:“我”既是“蜇”的宾语,也是“丢了命”的主语。有人说是连动句:先是“蜜蜂蜇我?#20445;?#25509;着是“蜜蜂丢了命”。这样的句子有歧义,似乎不能做新闻标题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蜜蜂蜇我丢了命

                      文/文化信使 王中原(辽宁朝阳)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“蜜蜂蜇我丢了命。”有人说是兼语句:“我”既是“蜇”的宾语,也是“丢了命”的主语。有人说是连动句:先是“蜜蜂蜇我”,接着是“蜜蜂丢了命”。这样的句子有歧义,似乎不能做新闻标题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蜜蜂蜇(zhē)人用“螫(shì)针”,“螫”的意思就是“蜇”。因螫针有倒生刺,不易拔出,当螫刺时,有时致腹部内脏器官随之拔出,蜂亦死亡。一蜂蜇人尚不要紧,成千上万的蜜蜂蜇人,则人命难保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“蜇”也念zhé,用于“海蜇”及“蜇皮”“蜇头”等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“蜇(zhé)”有个同音形近字“蛰(zhé)”,指动物冬眠时潜伏在土中或洞穴中不食不动的?#21050;!?#26131;·系辞下》:“龙蛇之蛰,以存身也。”“蛰”用来比喻人隐藏不出。如“蛰居斗室”“久蛰乡间”等。作家、翻译家、古典文学研究家施蛰存(1905-2003)的名字应是出自《易经》,施先生寿近期颐,想必深得蛰伏之妙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归结一下:“蜇(zhē)”与“螫(shì)”同义不同音,“蜇(zhé)”与“蛰(zhé)”同音不同义。“海蜇”不要写成“海蛰”,“惊蛰”不要写成“惊蜇”,“蜂蜇狗咬”不要写成“蜂蛰狗咬”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当然,“蜜蜂蜇我丢了命”,在本文中还是看作连动句好。否则,我丢了命就没有这篇文章了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2019-04-08  10:22

                      母语芬芳——王中原作?#33459;?#38182;

                      小链接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王中原,汉族,1947年生。函授中文专科学历,中学高级教师(已退休)。系今日朝阳网文化信使,中国楹联学会会?#20445;?#21676;文嚼字》杂志特约审校。曾为《语文学习》《演讲与口才》等期刊业余审校数十年。近年撰写绕口令300余则。个人原创绕口令专集《绕口令教你巧舌如簧》(赵立涛点评),被列入“新编播音员主持人训练手册”丛书,由中国传媒大学出版社出版发?#23567;?/span>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[编辑 赵盼]

                      好名声网

                      【本网声明】


                      网站首页
                      企业
                      文化
                      排列五开奖结果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法网球比分规则 搜狐足球指数中心 喜乐彩十六期开奖号码 江西快三今日预测号码 年期开特码 淘金棋牌官方下载 博雅德州扑克赌 内蒙古时时彩今日走势图 张宁羽毛球 2019七星彩走势图表 麻将玩法大全图解 体彩大乐透复式72 广东好彩1开奖直播 黑龙江11选5走势图1位 辽宁35选7的开奖号码是多少钱