【今日朝陽網】水滸情仇錄(六十一)(辛生幟匯)

                      摘要:一夜之間,東昌府發生了兩起命案,死了三十多人,太守大人心急如焚,在唐府兇案現場,向張清詢問看法,希望會有收獲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武俠小說

                      編者按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《水滸情仇錄》是95后女生辛生幟匯創作的武俠小說。本部小說講述的是北宋末年,世道混亂,女主人公在父親慘死的境遇下,表現出來的堅強勇敢,豪情萬丈,結交梁山好漢,盡顯巾幗風采的故事。即日起,本網將連續刊載這部武俠小說,以饗廣大網友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水滸情仇錄

                      文/辛生幟匯 編輯/趙盼

                      第六十一章 幸存仆人說往事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一夜之間,東昌府發生了兩起命案,死了三十多人,太守大人心急如焚,在唐府兇案現場,向張清詢問看法,希望會有收獲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張清指著傷口說:“兇手應該和豪杰居兇案的兇手是一伙人,兩起兇案應該都在昨晚。從現場看,兇手只有一個人,這樣的殺人方法,像是在復仇。”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太守大人點點頭,“不錯,兇手殺人的手法和豪杰居的兇手十分相似,而且,死者都是一家人,這很有可能是在復仇。”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勘察完現場,太守大人命人清理現場,把尸體抬到府衙停尸房,命仵作驗尸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到了掌燈時分,太守大人叫張清代表自己去拜訪一下雨竹,表示安慰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雨竹披麻戴孝,跪在家人靈前,暗暗發誓,一定要將這些兇手碎尸萬段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王員外、張太公都派人來幫助雨竹料理家人的后事,雨竹悲痛之余,還要謝過大家。嘯天則寸步不離地守在雨竹身邊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張清把唐駿一家被殺的事對雨竹說了一遍,同時說了自己的看法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雨竹聽完半晌無語,心中不斷猜想,梁山的人為什么要殺我全家?難道真是天辰?晁蓋是一個光明磊落之人,就算殺人也不會對婦孺動手,天辰更不可能無緣無故地傷害我的家人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就在這時,一個滿身血污的人從狗洞里爬了出來,連滾帶爬地奔雨竹而來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雨竹仔細看了看,才認出來,原來這人是酒樓的伙計,叫張二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“張二,怎么是你?你這是怎么啦!”雨竹過來問道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張二未曾說話,淚如雨下,“小姐,您終于回來了。”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“你是不是知道發生了什么事?”雨竹迫不及待地問道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“小姐,是莫天辰勾結梁山草寇,下山報仇來了。”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雨竹臉色一沉,“這么說有什么證據?”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張二哭訴道:“領頭的人說,他叫莫天辰,唐家人全是他的仇人,他是來報仇的。小的拼了命跑下樓去,身上挨了好幾劍,躲到狗洞里,不知什么時候我就昏迷了。”張二說完,又暈倒了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嘯天吩咐人把張二抬到房間里,找大夫醫治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雨竹無論如何也不能接受,殺害全家人的竟然是自己的心上人,還有自己無比敬佩的梁山好漢。現在,不承認也得承認,雨竹一語皆無,呆呆地看著母親的靈位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“雨竹,我相信,這些事情絕不是天辰所為。”張清安慰道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“我也不想承認,但是現在,一定可以確認了。”雨竹說著又哭了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夜深了,無比繁華的東昌府大街上,竟無一人走動,店鋪也是早早關門,出兩起兇殺案,東昌府人心慌慌,晚上閉門不出,更不敢到街上走動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入冬的北風帶著雪花,寒冷刺骨,雨竹直挺挺地跪在靈前,人證物證俱在,不由她不相信是天辰作為。想想天辰,為了報仇,可以放棄一切,如果自己的家人真的是他的仇人,相信他也不會心軟。也許天辰真的愛自己,但是對他來說,自己永遠也沒有報仇重要。晁蓋是他的恩人,大哥,幫助他報仇,也在情理之中。莫天辰,不管我的親人與你有何冤何仇,你也不能就這樣殺了我全家,我與你,與梁山草寇,勢不兩立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“啊——”一聲怒吼劃破了寂靜的天空,張清和嘯天的心同時顫抖了一下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在靈前守了一夜,第二天一早,雨竹便安排家人入土為安。都知道,一個女兒家,無依無靠,所以很多人來幫忙。忍著萬分悲痛,把母親和父親合葬在一處,把姐姐葬在了父母墳邊,希望這個無比疼愛自己的姐姐,死后也不會孤單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轉眼間,一個月過去了,到了萬民歡慶的上元節,大街小巷,炮竹聲響,一片歡騰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雨竹望了望窗外,從今天開始,自己十八歲了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為了哄雨竹開心,嘯天精心準備了雨竹的生日禮物,但是雨竹看見禮物,只是笑了笑,再也沒有了往日的活潑與天真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嘯天心都碎了,這些痛苦,寧愿自己去擔當,可是,雨竹偏偏不給這個機會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雨竹過了自己十八歲的生日,到了晚間,嘯天陪著雨竹來到街上看花燈。盡管燈火輝煌,雨竹還是高興不起來,暗自盤算著計劃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看見前面有幾個賣花燈的,雨竹對嘯天笑了笑,“大哥,前面的花燈好美,可不可以幫我買一個?”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嘯天二話不說,連忙來到賣花燈的小攤前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雨竹見嘯天離開,快步擠進人群,出了東昌府,奔梁山而去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(未完待續)

                      水滸情仇錄

                      小鏈接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辛生幟匯,1996年出生,遼寧省朝陽市作家協會會員。熱愛文學,尤其酷愛武俠小說的創作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好名聲網

                      【本網聲明】


                      網站首頁
                      企業
                      文化
                      排列五开奖结果