五十幾年前的支援農業,你是否也有同感(曹永玲)

                      摘要:我的中學時代,學校經常組織學生去支援農業。那時的我們,一聽說周日去鄉下勞動,都樂得蹦高。遠離城市的喧囂接觸大自然,是那樣的新鮮、美好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五十幾年前的支援農業,你是否也有同感

                      ——記一九六五年六月海龍一中師生支援農業

                      文化信使/曹永玲 編輯/繁花似錦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我的中學時代,學校經常組織學生去支援農業。那時的我們,一聽說周日去鄉下勞動,都樂得蹦高。遠離城市的喧囂接觸大自然,是那樣的新鮮、美好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我們各自帶著飯盒,早早地到學校集合。男女學生都穿著洗得干凈的褪了色的補丁衣服,穿著母親做的布鞋。軍人家的孩子會穿父親的軍裝,穿父親的軍用解放鞋,背上軍用書包。這樣的打扮把大家的眼球都吸引過來,讓人羨慕不已。其他同學,有的戴著草帽,有的背著水壺,有的直接把水裝到瓶子里拎著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當我們唱著歌浩浩蕩蕩走過市區時,很多家長抱著懷里的娃娃、領著未上學的孩子,尋找隊伍中自家上中學的孩子。學校每個年級8個班,三個年級,每個班都50人以上。可見大隊伍的壯觀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早上七點,我們已站在稻田埂上。生產隊的稻田真大呀,一眼望不到邊。踩著田埂上的雜草,腳面癢癢的。我們挽著褲腿,光著腳丫,真有些不習慣。社員們早把秧苗不規則地扔在稻池里,一望無垠的水田,蛙聲一片。燦爛的太陽光把水面照得金光耀眼,清風吹皺了水面,波光粼粼。舉目遠望,連綿不斷的山巒在薄霧的籠罩下有些朦朧……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教我們插秧的農民伯伯腰間別著旱煙袋,笑呵呵地給我們講解怎樣插秧,應該注意些什么,我們認真地聽著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鏡面一樣的茫茫水田里,時不時有蹦到腳面的青蛙,把女同學嚇得嗷嗷亂叫,男同學卻在一邊嘲笑我們膽小。為了證明我不膽小,我抓住一只青蛙把它遠遠地拋入水中。現在想起來,對我當時的舉動有些后悔,不知那個青蛙有沒有被摔傷。哎!當時我根本沒想那么多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隨著一聲哨響,兩邊拉繩的社員已把繩子拉直,拉繩是為了控制行距和間距。我們左手握著秧苗,右手均勻地分出一綹急忙插在水里,按繩子上系著的小布條,控制間距。插好的秧苗,一趟一趟的,直溜溜的,沒有彎兒,看上去非常整齊。秧苗綠油油地站在水里,隨著微風輕輕地舞動身腰。大家爭先恐后地忙碌著,誰都怕落后。剛開始大家覺得好玩,你追我趕,可越來越力不從心,已接近跟頭把勢。插秧的隊伍是男女混在一起排隊,這大大地幫了女同學的忙。女同學沒插完的地方,男同學會接應一下。拉繩的社員哪里知道我們的苦衷,我們連直腰的時間都沒有啊。眼見繩子一個勁地往前挪,我們也拼命地往前跑著插。哪里還顧得上蟲子的的叮咬,青蛙的鼓噪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盡管累得要迷糊,同學們沒有一個叫苦。只有一個信念,下定決心去爭取勝利。我們繼續堅持,回眸遠望。一池一池被我們編織的綠錦就像一一塊塊綠色的地毯,整齊地在天地間鋪開,美麗壯觀。我們被眼前的一切陶醉了,我們很有成就感,我們好像長大了。千人以上插秧大軍都是清一色的青少年,我為當年的我們自豪!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哨子拉著長音響了幾遍,這是田間休息的信號。我們直起酸酸的腰,走到甬道上,坐下休息,拿起水各自喝起來。之后,我們就開始交流最近大家爭看的紅色小說《林海雪原》,書中少劍波、楊子榮、孫達得、劉勛蒼和高波這些英雄人物讓大家敬佩不已。小分隊的醫生小白鴿就是我們這些女孩子的偶像,小白鴿的英雄事跡鼓舞著我們,長大了我們也要向小白鴿一樣去當女兵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書中的反面人物,如座山雕、小爐匠、一撮毛、許大馬棒、蝴蝶迷和八大金剛等讓我們深惡痛絕,大家你一言我一語地討論著, 完全沉浸在故事當中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復工的哨子響起來,我們又回到各自的位置。休息這半小時,真的解乏了。隨著繩子的移動,我們又快樂地投入到緊張的勞動中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中午,我們就坐在田間吃午飯。這時,大家打開飯盒。有帶高粱米飯的,有帶玉米餅子的,有帶大米飯的,有帶雞蛋的,也有帶饅頭花卷的……飯菜是五花八門。大家互相串換著吃,邊吃邊說著話,疲勞一掃而光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吃過午飯,身上懶洋洋的,插秧的速度減慢了,但大家積極向上的勁頭并沒有減弱。手法熟練了,雖累,也顯出幾分輕松。收工的時候,我們排好隊在老師的帶領下往家走。空飯盒時不時地碰撞著羹匙、水瓶,發出咣咣當當的響聲。一路上各班都唱著歌,看這勁頭,同學們早把累忘到腦后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這正是: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生龍活虎少年郎,堅韌不拔小姑娘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苦累面前何所懼,主席思想來指航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小鏈接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曹永玲,吉林省梅河口市人。1968年下鄉,1973年返城。做過10年小學教師,后到企業歷任會計、業務科長等職直至退休。系今日朝陽網文化信使,朝陽金秋文學社社員,詩詞學會會員。作有詩詞作品千首,出版詩詞集兩冊,另有雜文故事等多篇。詩詞曾多次被《朝陽日報》和《燕都晨報》等多家雜志刊發。《漁歌子·燕山水庫垂釣》,在朝陽市旅游杯楹聯詩詞大賽上榮獲三等獎;組詩《七律·神州喜迎十九大》榮獲朝陽市征文活動優秀獎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[責任編輯 趙盼]

                      好名聲網

                      【本網聲明】


                      網站首頁
                      企業
                      文化
                      排列五开奖结果