別對母親留下太多虧欠,記得常回家看看(嚴秀清)

                      摘要:母親今年八十二歲。和以往不同的是,當我說話的聲音太小時,她聽不見了!

                      別對母親留下太多虧欠,記得常回家看看

                      文化信使/嚴秀清  編輯/明月

                      嚴秀清 供圖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母親今年八十二歲。和以往不同的是,當我說話的聲音太小時,她聽不見了!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每次總是望著我的唇齒一張一合,假意燦爛地笑,并頻頻點頭:“啊,是!”這時候我總是閉上嘴巴。心里責怪自己聲音太小無法和母親交流了!母親似乎看出了我目光里的痛。總會說:“我老了,耳朵不行了!”然后像丟失了母親的孩子一樣望著我!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是啊,母親八十二歲了!腿腳不靈便了,耳朵背了,像個孩子一樣需要被照顧了!母親這輩子總是在照顧別人,老人、丈夫、孩子、孩子的孩子。鄰居們經常和母親開玩笑:“你開個幼兒園吧!這老抱子(農村人把孵小雞的老母雞叫老抱子)似的,領著一小群。”母親總會自豪又幸福地笑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突然間自己需要別人照顧了,母親卻有太多的不好意思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“媽,我給你洗澡。”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“不洗了,挺熱的,你自己洗吧。”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“媽,沒事的,那怕啥。”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“我怕你熱!”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“來吧,來。”我拉起母親的手,母親才看著我的笑臉接受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用手撫摸著曾經孕育自己那已經老去的身體,還有那柔軟的白發,內心像被揉碎的水波,蕩漾難安!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母親有些小心翼翼了!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從小到大,我卻不記得自己什么時候和母親這么客氣過!渴了大喊渴,餓了急急找吃的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和姐姐埋怨著:“媽也太客氣了,餓了,渴了想怎樣就說唄。自己兒女客氣啥!小時候一個人看人家臉色吃飯。到老了,又這樣!”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說著,說著,想起母親的眼神,我哭了起來……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我知道自己這埋怨有多無恥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起身沖到商場,給母親買各種她應該需要的,就好像物質可以彌補自己那么多缺席的日子似的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母親衣服鞋子有很多!買的不是孝順,而是用物質為自己在這世間留點尊嚴!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余光中的《今生今世》再次縈繞耳邊:今生今世/我最忘情的哭聲有兩次/一次,在我生命的開始/一次,在你生命的告終……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年華老去,還好母親健在!只是高堂白發,即使笑意融融,也容易讓女兒熱淚漣漣……對母親虧欠的日子太多!想對母親說又羞愧出口的情感,悄悄賦予紙上,以告誡自己常回家陪伴娘親!

                      小鏈接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嚴秀清,遼寧凌源人,農民。今日朝陽網文化信使。一個喜歡用文字和靈魂交流的女子。偶有作品發表于市級報刊和今日朝陽網等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[責任編輯 趙盼]

                      好名聲網

                      【本網聲明】


                      網站首頁
                      企業
                      文化
                      排列五开奖结果