秋日勝春朝(徐玉松)

                      摘要:“停車坐愛楓林晚,霜葉紅于二月花”,這是杜牧的詩句,表達了作者對秋天的喜愛之情。他將一片楓林秋景展現在我們面前。你看,在秋陽晚照下,楓葉流丹,層林盡染,燦若朝霞,艷如織錦,豈不比二月里的春花還要美麗!

                      秋日勝春朝

                      文化信使/徐玉松 編輯/明月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“停車坐愛楓林晚,霜葉紅于二月花”,這是杜牧的詩句,表達了作者對秋天的喜愛之情。他將一片楓林秋景展現在我們面前。你看,在秋陽晚照下,楓葉流丹,層林盡染,燦若朝霞,艷如織錦,豈不比二月里的春花還要美麗!透過這片紅色,使人看到了秋天具有春天一樣的魅力,秋天具有春天一樣的欣欣然,怎能不令人心曠神怡,流連忘返?“自古逢秋悲寂寥,我言秋日勝春朝”,然而劉禹錫的《秋詞》,卻另辟蹊徑,一反常調,他以其最大的熱情謳歌了秋天的美好。自宋玉于《九辯》中留下“悲哉,秋之為氣也”的名句后,悲,就成了秋的一種色調,一種情緒;愁,也就成了心上的秋了。然而,詩人開篇,斷然否定了前人悲秋的觀念,表現出一種激越向上的詩情。“我言”說出的是詩人的自信,這種自信,盡管染上一種不幸的色彩,然而,詩人寬闊豁達的胸襟卻非凡地融解了這種不幸。“勝春朝”是詩人對于秋景最為充分的認可。這種認可,絕非僅僅是一時的感性沖動,而是融入了詩人對秋天的更高層次的理性思考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秋天真的很美,它絕不輸于春天。昨天路過一家小店,見一路人手舉手機在那里錄像、拍照,我順著她的相機看過去,一株開滿枝頭的向陽花映入眼簾,那拇指與食指相圈般大小的花朵,那如葵花般向陽的黃色花兒,那一點沒感覺到嚴冬已經來臨的臨危不懼的氣勢,你怎會想到深秋的來臨,你怎不以為是百花盛開的春天在繼續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我在鄰居家看到,那九月菊一個個豆粒大的花苞盎然立于枝頭,葉片一點沒有深秋欲來的慌張,坦然地舒展著,看著花骨朵,我的眼前一片黃色的九月菊燦然地微笑著。不禁想起黃巢的“待到秋來九月八,我花開后百花殺。沖天香陣透長安,滿城盡帶黃金甲。”黃巢流傳下來的三首詩中,有兩首是以菊花為題材的詠物詩。其中,《題菊花》寫道:“颯颯西風滿院栽,蕊寒香冷蝶難來。他年我若為青帝,報與桃花一處開。”表現了他的頑強斗志和必勝信念。這首《不第后賦菊》的境界比《題菊花》更雄偉、豪邁。在這首詩中,詩人運用比喻的手法,賦予菊花以農民起義軍的英雄風貌與高潔品格。黃巢的這首詩托物言志,借詠菊以抒抱負,氣魄恢宏,筆勢剛勁,格調雄邁,成功地塑造了主人公那身披甲胄,手擎長劍,氣沖霄漢的英雄形象,對后世許多有志之士的思想產生了積極影響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秋天走進校園,銀杏樹葉子翩翩飛舞,那一片片葉子就像是一個個扇子,再仔細看,扇面的邊緣還鑲了一道金邊。秋天像是一位魔法師,揮動著大筆,把楓樹林染成了紅色;把銀杏樹林涂成了黃色,一片片銀杏樹葉子飄落到地上的時候,鋪在地上如金子一般,供游人欣賞,讓大家與這美麗的秋天合影留念。校園里一棵一人高的月季牡丹開得正艷,那白中透粉的顏色讓你越看越愛看,簡直就不想離開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昨天聽到有人說“杏福山莊”的杏樹有的開花了,是花兒忘了季節,還是為了湊趣,反正是反季盛開了?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在這美麗的季節,邂逅一場花事,秋日真的勝了春朝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(本文圖片均由作者拍攝)

                      小鏈接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徐玉松,遼寧省朝陽市龍城區邊杖子小學教師,今日朝陽網文化信使。愛好文學,喜歡與學生一起寫,教學相長。指導學生寫的征文多次獲獎,喜歡寫隨筆,更喜歡今日朝陽網這個平臺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[責任編輯 趙盼]

                      好名聲網

                      【本網聲明】


                      網站首頁
                      企業
                      文化
                      排列五开奖结果